盛世華彩

電子商務網站建設

當前位置:掘金vs火箭 > 新聞資訊 > 商城網站建設新聞 > 比菜價ceo侯曉琴:對盒馬反思的思考

2008掘金vs凯尔特人:比菜價ceo侯曉琴:對盒馬反思的思考

  • 關鍵詞:比,菜價,ceo,侯曉,琴,對,盒馬,反思,的,思考,【
  • |
  • 瀏覽次數:Loading...
  • |
  • 來源:
  • |
  • 時間:2019-03-27 17:24:00
  • |
  • 分享到:

掘金vs火箭 www.udvez.club 【盛世華彩訊】盛世華彩日前整理發布了盒馬CEO侯毅的演講文章《侯毅:關于盒馬的幾個反思》,針對演講中提到的分層經營體系,生鮮B2B平臺比菜價CEO侯曉琴表示,盒馬的分層運營體系意味著定位不清晰,也意味著盒馬原來在消費者心智模糊,并且建立不起來新的零售渠道品牌心智。

侯毅在演講中指出,做了三年盒馬之后,零售填坑之戰,就是要回到零售業的本質。而盒馬已經實現了從源頭到消費者的全數字化鏈路,因此盒馬的農業是訂單式農業;新零售的本質是效率的提高,盒馬最大的成功在于反向供應鏈;最后侯毅提到分層運營體系,是指盒馬不僅擁有盒馬鮮生,而且還會有即將開業的盒馬菜市,已經開業的盒馬mini店、盒馬F2、盒馬小站等,覆蓋社區等不同的消費場景和人群。

侯曉琴提出自己思考,更是對侯毅指出的分層經營體系表示,“分層運營體系意味著,這是一個值得商榷的決策?!薄安喚齪新聿聳?、盒馬mini店、盒馬F2、盒馬小站做不起來,已經在高端市場定位清晰的盒馬也會被拉下來?!?/strong>


以下是侯曉琴通過盛世華彩表達的對生鮮新零售的三大不同觀點:


一、生鮮品類定位高大上 注定交易額瓶頸

盒馬在選品上,都是高大上的商品,當然價格也貴,把生鮮品類定位高大上,這是一個錯誤決策。這個錯誤決策,之前很多人已經踩過了,本來生活、易果,都是把生鮮定位高大上,最后困境都在交易額到達一定量之后上不去,交易額瓶頸非常明顯,因為買菜做飯的人都自己買菜做飯了,都是心疼錢的,這類人可以買LV包,但是在買生鮮的時候,就是比價格的,這是一群人,在不同消費場景下的不同心理需求,買LV時候會出手的,買菜時候會比價。

德國阿爾迪(ALDI)的模式已經證明了,德國中產買菜和日常消費品也是選擇便宜的阿爾迪,說明在發達市場經濟體中,消費者購買生鮮和日常消費品時候,消費選擇更傾向于價格便宜。

任何一個新零售渠道誕生都會帶起來適應這個渠道的新商品品牌,反過來說也是一樣的,新商品品牌推動新零售渠道誕生,零售渠道和商品品牌是互相適應互相匹配的,這是我10年前在淘寶工作學習的一個規律。

大賣場是配合快消品品牌一起崛起,淘寶配合著淘品牌一起崛起,微商配合著微商商品品牌崛起,反過來也是一樣的??煜菲放票嗤聳?,大賣場紛紛出售,想看詳細的,有一篇文章《真正“殺死”寶潔的,可能是朋友圈!》,說的是這個時代消費者變遷帶來對商品品牌的壓力,同樣也對零售渠道帶來壓力。這是規律,每一個零售渠道都有自己給消費者帶來獨特體驗,需要新的區別于其他零售渠道的商品品牌去強化這樣的獨特性。

侯曉琴的結論是,生鮮選品高大上,注定就是小市場規模,交易額成長瓶頸明顯。盒馬對賣包裝食品和大海鮮的反思,都是在這個邏輯下的分析,可以往下本質上再看一層。

二、每個品種都做到訂單農業是不現實的

侯曉琴認為生鮮供應鏈,尤其是蔬菜和水果供應鏈是全世界最復雜供應鏈,沒有之一。

水果供應鏈是從種植、采摘、采后處理、產地分揀包裝、長途運輸、城市中心倉、市內配送,這是一個全產業鏈。

以水果采摘環節為例,不同水果品種幾分熟采摘口感最好,是不同的,因為從采摘下來那一刻開始,水果就離開植物活體,如果100%全熟采摘,從采摘下來那一刻全熟水果就開始腐爛。只有一種情況可以全熟采摘,就是你在樹下站著摘了就吃,只要路上有運輸時間,即必須在全熟之前采摘,運輸時間就是一個果實自然成熟時間。這是一個植物自然規律,需要得到尊重。不能一味要求全熟采摘,會給消費者、給整個行業帶來誤導。

蔬菜供應鏈和水果差不多,不過,蔬菜保存時間比水果更短,所以蔬菜比水果更難做,尤其是綠葉蔬菜。

中國蔬菜供應網絡是全球唯一。以上海為例,上海蔬菜20%-30%是本地菜供應,也就是崇明青浦等上海郊區菜地供應,供應距離50-200公里之間,主要季節是春天和秋天,供應品類以綠葉菜為主。這也是由植物生長自然規律決定的,一般蔬菜生長最適宜溫度是15-30度之間,溫度太高(比如到了夏天,上海溫度超過35度),大部分蔬菜品種都停止生長了,就需要從北方長途調撥蔬菜供應上海和華東區域。

所以,從全年全品類蔬菜看,上海70%-80%的蔬菜是從外地供應,供應距離300-2000公里。夏天主要集中是北方蔬菜供應,冬天主要集中山東大棚蔬菜和廣西福建云南蔬菜供應。每一個蔬菜品種由于對溫度氣候要求不一樣,還有各個產地種植經驗不同,都會有圍繞著上海展開的各自的全國產地供應地圖。

基于這么復雜的蔬菜供應鏈,每個品種都做到訂單農業是不現實的,而且對零售企業而言成本會非常高,只能是一些就近供應的蔬菜品種,比如,崇明綠葉菜是可以做到直接和盒馬對接,做到訂單農業。不能一味追求訂單農業、對接產地,會給消費者、給整個行業帶來誤導。

她同時表示,其實在傳統生鮮供應鏈里面,也是這樣做的,上海近郊蔬菜水果直接供應超市或者二批市場甚至于零售終端,比如,上海本地的西瓜8424上市時候,直接供應到水果門店,供應鏈從種植到零售終端,非常高效。

三、盒馬多層運營體系意味著定位不清晰

最后,對于侯毅演講中提到的盒馬分層運營體系,侯曉琴表示并不認同,“全球來看,做零售的企業,從沃爾瑪到Costco到大潤發到阿爾迪,定位清晰明確,把自己定位做到極致。多種定位的零售沒有一個成功的?!?/strong>

阿里體系做零售也是一個邏輯,淘寶和天貓,也是分為兩個品牌做兩個定位進行消費者心智區隔,阿里想做低端市場和拼多多打,在3月21日宣布聚劃算、天天特賣、淘搶購組成“品質+實惠”的新聚劃算,與淘寶、天貓進行消費者心智區隔。



在線客服

當前非工作時間
回復可能會有延遲
請稍適等候!
官方二維碼
微信掃一掃

400-080-8868

服務監督
0755-83692230